服務創新電子報

Zipcar全球總裁馬西默:從台北的機車,我們看到共享汽車的潛力

image_pdfimage_print

主打以小時計費、需繳年費的共享汽車Zipcar來台北設點,將這裡當成亞太的一站,他們的考量是什麼?Zipcar全球總裁馬西默‧莫沙理說:「我在台北的機車族身上,看到對移動的渴望。」

擁有1萬2千輛汽車、全球百萬會員的共享汽車平台Zipcar,選擇台北做為前進亞太的第一站,六月份正式啟動服務。雖然這樣的共享模式在歐美已經行之有年,但透過App或會員卡解鎖車輛,並採取以小時、天計算的「自助租車」概念,在臺灣並不普遍;再加上,台北市擁有數量驚人的通勤機車族,在這樣一座城市裡,還有機會發展共享汽車嗎?

有信心讓台北愛上共享汽車,Zipcar: 騎機車代表對移動渴望

「騎機車代表對移動(mobility)的渴望。」Zipcar全球營運總裁馬西默‧莫沙理(Massimo Marsaili)在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表示,在他看來,這些市民之所以會騎機車,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大眾交通工具沒辦法滿足他們的需求,而開車花費比較高,又有停車困難,才會有這麼多人選擇油錢便宜、好停車的機車。

Zipcar全球總裁Massimo Marsili是義大利人,對於有大量騎車族的都市環境並不陌生,他強調,羅馬也有許多機車,但還是能發展共享汽車。( 賀大新/攝影)

不過,馬西默提出了另一種角度思考,「其實騎車只解決了某一種情境,就是以最小花費、又不需要像汽車得找停車位,就能到達目的地。」他說:「但如果是家族旅遊、去賣場大採購、甚至下大雨的時候呢?」馬西默認為,其實生活中有許多不同的交通情境,而Zipcar就是希望提供不同車款來解決這件事。

他強調,以Zipcar在全球5百座城市服務的經驗來看,發展共享汽車有三個要素,分別是:人口密度、大眾交通工具發達程度、和塞車、停車的情況,而這幾點台北都符合。

他們也委託市調公司調查台北市民用車習慣,證明自己的看法。例如,在21-45歲的主力車主中,有31.6%的人,考慮降低開車次數,另外,有接近五成車主,在星期一至五的上班日裡,平均每天只開車一小時,其他時間車子都是停止不動的。

「我們希望做大眾交通的延伸,甚至讓大家不需要買車、養車。」馬西默舉美國為例,如果將Zipcar做為地鐵轉乘的選項,平均能讓街上少出現15-20台私家車。

期待和臺北市政府合作,進駐公有停車場

Zipcar認為,當他們的會員數量到達一定的規模時,可以有效解決都市塞車的情況,但這樣的樂觀預期,其實面臨不小的挑戰。

馬西默說:「最重要還是停車的位置問題。」由於Zipcar目前在台北的營運模式,仍採取「甲租甲還」,也就是說消費者使用玩車輛後,仍必須開回原停車場才行,因此便利性打了不少折扣。

對此,Zipcar臺灣區董事長彭仕邦表示:「其實我們和北市府已經討論了兩年了。」他說Zipcar當然很希望能夠和政府合作,但台北市的想法,是要以電動車做為共享汽車的主軸,因此目前還沒有合作機會。

馬西默說:「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你可以把Zipcar停在街上的任一個停車位裡。 」能做到這樣的全方位服務,來自和當地政府的合作。他認為,「停車問題」是一座城市能否發展共享汽車的重要關鍵。

他再舉英國倫敦為例,表示Zipcar在市區裡有超過三千輛車,使用超過三千個停車位,其中很大一部份是政府負責營運的公有停車位,而市政府也允許他們在街上的停車位停車。另外,巴黎的交通管理單位,也開放各火車站停車場和他們合作,讓Zipcar成為轉乘工具。

馬西默認為,Zipcar的發展關鍵,會是能否和市政府合作,有效運用公有停車場的力量。(賀大新/攝影)

不過彭仕邦樂觀地說,光是在服務正式開跑前,Zipcar就已經收到三千多封申請如何成為會員的回函,讓他們打了一劑強心針。「若有這麼多市民有興趣,我們第一階段卻只準備50到100台車,顯然是不夠的。」他說:「接下來的目的,是要讓市民和市政府知道,共享汽車可以帶來什麼改變。」等時間成熟之後,再往臺灣其他城市發展。(吳元熙,本文經《數位時代》授權刊登)


留下您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