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開放式創新加速商轉–看新創企業如何扳倒先進者?

近幾年來,有越來越多新創企業,在極短的時間之內,迅速擴張他們的營運規模,成長為世界第一流的指標企業。像計程車領域的UBER及旅宿業的Airbnb等皆是經典案例,而值得注意的是,當大部分人以為這些企業將從此主宰整個業界,卻全然沒有料想到,來自各個領域的後進者們不只快速拉近與領導者間的距離,來勢甚至更加的迅速、兇猛。而這些產業領導者的持續競爭力究竟是如何遭受破壞的呢?

開放式的創新思維

UBER的共享模式本應該成為全球計程車產業的霸主,然而,中國的滴滴出行、印尼的Go-Jek以及新加坡的Grab澆滅了UBER在亞洲發展的野心。另一方面,亞洲及中國境內的實體銀行具備豐富的業內服務經驗,本應該要仗勢著自身的先進者優勢,持續且穩定經營現有的事業。然而,專注於發展金融科技業的螞蟻金服崛起,讓大部分銀行被迫輸出自己的Know-How,成為弱勢的一方。

2017年UBER、滴滴出行估值(來源:www.cbinsights.com)

近年產業競爭態勢的變化,很大的一部份要歸功於「開放式創新」的經營思維,而所謂的「開放」是指透過外部來獲取關鍵資源,例如以外部取得的資源替代內部的人才,或者是購買外部的專利取代自行研發等。而這些中國的後起之秀能夠有如此表現,更要歸功於以下三個因素:

  • 智慧財產的模仿
  • 政府主導的策略性產業技術分享
  • 跨國員工流動所帶動的技術移轉

以代工起家的中國相當善於模仿其他公司的專利與智慧財產,而近年中國政府推出的各項本地研發補助與優惠外商設廠政策,更加速了專業領域知識的分享,此外,中國企業及整體經濟的成長更吸引許多海外工作者回國,將國外的先進技術帶回到中國,使得這些新創企業獲得前所未有的技術潛力。

外部獲取產業 Know-How

除了時空背景得改變之外,另一個促成知識轉移加速的原因,應該歸因於跨國企業的營運經驗與策略的成熟,現在許多企業佈局海外市場的策略,相較以往低成本、價格的優勢,自行進入到海外市場,更多的是透過合作來代替競爭,用併購、控股或策略聯盟等形式,獲取在地經營的Know-How。這也說明了中國為何作為一個後進者,卻能扶植出這麼多的獨角獸企業,原因是他們龐大的經濟規模與資本。

再者,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業者是企業端的技術與工具提供者,這些工具隱含了該專業領域數十年的研發智慧,並將複雜的領域專業知識抽象化,企業從外部取得這些工具,也就相當於獲得了該領域數十年來的學習經驗,也就是說,這些新創企業能夠成長得如此快速,是因為知識的取得比以往更加容易。但是工具並不是唯一的關鍵,持續獲得互補性資產來武裝企業的戰力才是重中之重。

互補性資產與工具Know-how矩陣(圖片來源:sloanreview.mit.edu)

工具即是知識

工具本身的功能雖然沒有差異,但能夠帶給企業競爭力的提升卻是不同的,因此,我們不能忽略工具在加速新創發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值得探討的是,既然這些工具提供者具有先進的技術與領域知識,為何這些業者不直接進入市場分潤,取而代之的是,作為其他業者的武裝支援?這是因為開放式創新是雙向關係。工具提供者本身並沒有服務顧客或生產產品的經驗,需要透過工具使用者回饋領域的Know-How,藉此幫助他們擴充及改善工具,持續創造附加價值,進而又吸引更多的使用者。

引用麻省理工史隆管理評論《Why High-Tech Commoditization Is Accelerating》的一個案例,電腦輔助設計工具AutoCAD的開發者本身對於機械設計的Know-How是很有限的,許多設計、建模及模擬功能其實是透過與工具使用者之間共創合作所開發,進而設計出真正符合工具使用者需求的產品,而優良的設計,也會更進一步為工具帶來更多的使用者,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關係。

後進者優勢與新的競爭戰略

看完前面的介紹後,很多人可能會發現,作為工具的先行採用者,看似是沒有甚麼優勢。這也是後進者優勢被提出的原因之一,先進者更多的時候只是為工具提供者及後進者們創造共創價值,一旦技術成熟後,很容易就會被迎頭趕上了。因此,根據哈佛商學院的Willy Shih教授所提出的建議,業者應該更專注於發展非商品化的專業知識,也就是這些知識尚未被業者以工具的形式無差別地提供給其他同業競爭者,再者,互補性資產的累積可以使已經工具化的技術資源發揮出不同的價值,而最後,善用專利與保護的策略能避免被競爭對手惡意阻擋。(周平)

Share
標籤: ,

留下您的評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