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专访] 三明治工创办人李万铿--艺术创意融入社区翻转公益

当艺术碰上社福团体,会激荡出什么火花?

2011年,就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美术学院的李万铿因为研究所的一堂「艺术与社会参与」课程,接触到收容多重身心障碍者的社福机构「乐山教养院」,当时他和院内的音乐治疗师合作一项艺术治疗计画「乐山机动队」,利用一些废弃的物件改装成乐器,并以院内生活作息为体材,创作《刷牙歌》《睡觉歌》等歌曲,透过音乐带动唱的方式,让院生认识生活常规。

▲利用废弃物件改装而成的电动乐器。

创业动机:将艺术设计导入公益

这次经验,不仅是李万铿第一次和不同背景的群体一起创作,也让他看到用艺术参与社会的可能,之后陆续参与乐山院庆的布置展览及公益商品的设计制作,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2012年,李万铿和另一位伙伴谢若琳共同成立「三明治工」,延续在乐山的经验,开始和更多社福团体、公益单位合作,将艺术设计导入公益。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透过艺术这件事,让弱势群体用一个新的身分,可能是创作者或画家,借由画展或义卖方式,可以有机会跟大众有更多的互动。」李万铿提及,当时他还写了一份创业计画书参加教育部「大专毕业生创业服务计画」(U-Start计画),结果得到文创类组优选奖的补助,后来因为电视新闻节目《一步一脚印 发现新台湾》的报导,吸引到不同领域的合作对象,让三明治工的营运渐上轨道。

 翻转公益,开启更多想像空间

三明治工承接的第一个商业设计案是禾德的公益茶礼盒,李万铿结合乐山的资源,引导院生用茶叶拼出不同的图案,再将其运用于茶筒包装上;包装部分则外包给台湾妇女展业协会,为弱势及单亲家庭提供工作机会。「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发展出一种模式,从创作和工作层面去思考和弱势团体连结的可能,创造社会参与的机会。」李万铿强调。

除了常态性的合作案,三明治工也会自发性推出一些艺术计画,初期曾以「三明治工实验室」为名来运作,其中最代表性的是与行无碍资源推广协会合作的「极速传说」计画,利用损坏的轮椅及辅具改装成展览车、或是把轮椅的手推把改造成不求人抓痒棒,透过有趣的呈现方式,让大众对轮椅有更多想像空间。

▲李万铿(右1)将轮椅及辅具改造成展览车,开启更多想像空间。

2015年底,三明治工实验室以无障碍空间议题,推出「极速传说 城市障碍赛」展览,发想来自于在城市中有许多规划错误的无障碍设施,像是通往楼梯的无障碍坡道太斜、装反的轮椅扶手和引导视障者撞墙的导盲砖。为让一般民众也能体会身障者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三明志工的伙伴们利用轮椅回收零件,设计成迷你障碍赛车场,然后透过玩遥控车的方式,实际感受在行进时的不便与困扰。

社会共融,透过游戏打破藩离

三明治工一路从商品、展览、艺术装置,2017年又开始一项新的尝试──共融式游具设计,这是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推出的一项公园改造计画,以往公园里的游乐设施总是千篇一律,不仅限制孩子的想像空间,更没有无障碍设计,让行动不便的孩子根本无法进入,因此希望藉结合当地文化特色与创意共融游具,让「公园不再大众脸」,三明治工即参与其中一所公园(大同区景化公园)的改造。

李万铿提及,在访谈里长的过程中,得知这里曾是座莲藕池,让他联想到莲藕片的造型很像飞碟,加上飞碟本身有种神祕感,因此以『飞碟』为主题,打造一所外星人基地。整个游具空间宽故且动线流畅,高度也经过调整,坐着轮椅也能穿梭自如;游具前方的银色小飞碟除了可转动、会发出声音,并在射出的两道光束中间铺设绳网,可让孩子攀爬吊挂。最特别的是,游乐场入口处设置了一块新闻看板,并将局部挖空,可直接看到孩子游玩的画面,形成一种上了新闻版面的趣味感。

▲三明治工将公园游乐场打造成「飞碟频道」,成为孩子们的祕密基地。

之后三明治工又参与了「2018年新北市共融艺术节:无限机场」的策展,李万铿提到当初创意发想的过程,「飞行是人类共同的障碍,没有一个人会飞,但是透过发明和设计,能够让每个人都飞起来,是从不可能到可能的很好体验。」因此三明治工将展场打造成一个折纸飞机和各种关卡的体验空间,每一关需要不同性能的纸飞机,现场除了有制作说明书、易读手册,还提供发射器、捡拾器等辅具,满足不同族群的需要,让每个人都能体验克服障碍的过程。

▲「无限机场」利用纸飞机,让参观民众体验克服障碍的过程。

未来不设限,商业也能有公益参与

近年国内不少团体倡议CRPD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也让三明治工开始另一项新尝试,像是去年选举与公投之前,为保障身心障碍者参与政治的权益,参与制作「易读版投票指南手册」;国立故宫博物院「动物在哪里?共融版故宫探索手册」,提供无障碍参观服务。

对于未来规划,李万铿不为自己设限,「三明治工没有一定只做公益或某类型的案子,商业本身也可以有公益的参与;如果以商业模式来说,三明治工或许不是很成熟,但已越来越聚焦在我们想做的事情,目前主要是艺文方面的社会参与,同时在过程中可以获得满足,从短期计画再慢慢去累积长期发展的主轴。」(文/张鸿 • 照片提供/三明治工)

Share
标签: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