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全球教育新挑戰 數位時代下的兒童教養

網路科技涵蓋範圍十分廣泛,影響也甚巨。根據2018年台灣網路報告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底,台灣高達80.9%的住宅設有上網設備,在無線上網方面,行動上網率也高達77.3%。從商業面角度看網路帶來的效益時,多會探討經濟脈動、產業發展等,但若是從社會教育面作為出發點,似乎就能有不一樣的看法。

現在不論外出用餐、到親戚家拜訪亦或是搭乘大眾承載工具時,若有看見年齡較低的孩童與其父母,不難看見長輩為求安靜的環境,將3C產品交給幼童,任其自在徜徉於電子設備的娛樂之中。現在社會,許多資訊都唾手可得,網路上充斥著許多意想不到的資源,即便我們並不需要,但仍都確實存在著。

▲自幼開始使用網路資訊,除了資訊難以分辨外,也容易為視力帶來傷害。 (取材自/Unsplash網站)

提供孩童連網的電子設備,家長在一旁忙於自己的工作或家務,這樣的現象並不少見,在大家眼中也漸漸變成見怪不怪的奇妙現象。我們必定會感謝科技帶來的新知識,但面對新世代的低年齡兒童,培養自律的能力,避免網路沈溺影響身心,以及吸收怎樣的資訊更應是我們關注的焦點。

在這個混亂的數位時代中,引導他們使用媒體絕對是必須的,但也不應忽視媒體來源的選擇。不少組織效法國外行之有年的媒體教育,針對學童推出媒體識讀,避免因數位浪潮以及資訊爆炸對學童帶來不良影響。(呂佩茹,本文經《電子商務時報》授權刊登)

日本媒體識讀教育 網路世代,必備識別訊息能力

像日本佐藤貞子老師就是這方面的專家。她主張,教會孩子保持對資訊來源敏感的習慣,也等於教他們懂得尊重別人的文章。她以多年輔導的經驗表示,孩子年紀愈小,教師和家長愈需要從日常的小地方誘導,有幾個要訣。

要訣1:先讓孩子察覺聽來的資訊來源是否可靠。

有個孩子提到:「聽說哆啦A夢用的道具都是真的,可以買得到。」

大人先詢問:「嘿,不知道呢,你在哪裡看到的?」別立刻反駁。因為即使哆啦A夢相關資訊,也可能從圖鑑、書本、電視、雜誌、公開網站、粉絲網、Youtube的公開動畫、個人發信動畫等得知。

「從網站上知道的,」孩子回答。

「喔,哪個網站?」大人在確認資訊來源後,再具體詢問:「哪一個網站?」而如果是Youtube,要進一步了解發布者是誰。換了是書、圖書館、書店等都一樣,要問書名、哪家圖書館和書店。

接著,大人再提出建議,藉機讓他們意識到,不妨透過有公信力的人物或資料查證。「據我了解,某一本圖鑑提過道具的事喔」,或者「青木老師是哆啦A夢專家,你可以去問他」。這時,孩子自然會意識到資訊來源的重要,進而培養對資訊來源保持敏感度。

要訣2:當孩子獲得資訊的內容不對或有偏差,大人不要立刻糾正。

例如,「朋友在LINE上說,人類會在2017年12月滅亡!」這時,最好試著告訴孩子:「我曾在某本書上看過,這是不可能發生的,」然後再向他解釋,資訊的品質和表現可能會有錯誤。

要訣3:導引孩子思考,訊息攸關資訊的品質。

這一點,也要讓孩子意識到。就像書有作者和出版社、雜誌有編輯部和出版社,報紙有報社和讀者一樣,網站也有經營者和寫報導的人,而這些都是推測資訊「品質」的指標。

大人如果能伺機在不同場合用一句話表現,經常耳提面命,孩子自然能養成自己判斷的習慣,懂得「該以什麼為基準取捨資訊」。例如:「報社的報導由專業記者撰寫,而且報社負有責任,是可以信賴的」,或「某家水族館的網站資訊,都是真正參與飼育的人寫的」、「如果不知道網站的經營者和寫手的背景,最好別拿來做參考」、「這是廣告,內容雖不是假的,不過,是為了行銷商品寫的」。

特別是知識性的資訊,知道由誰發信及網站背景也很重要。

試以「鮪魚」為例,讓孩子知道不同的專門知識有不同的線索。例如,可向釣魚專家、金魚店、料理研究家、水族館、大學水產系、魚類研究者、很會做料理的主婦、壽司店、超市店長等查證。

這麼做,並非執意追究資訊是否正確或誰說的才值得信任,而是希望透過「網站由誰、怎麼做出來」的問題意識,讓孩子辨識設立網站目的的重要性。畢竟在媒體多元化、每個人都能製造資訊的時代,即使像百科辭典那種網站, 也有每個人都可參與且持續改變內容的,維基百科就是個例子。(文/黃小清)

Share
標籤:,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