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全球教育新挑战 数位时代下的儿童教养

网路科技涵盖范围十分广泛,影响也甚巨。根据2018年台湾网路报告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台湾高达80.9%的住宅设有上网设备,在无线上网方面,行动上网率也高达77.3%。从商业面角度看网路带来的效益时,多会探讨经济脉动、产业发展等,但若是从社会教育面作为出发点,似乎就能有不一样的看法。

现在不论外出用餐、到亲戚家拜访亦或是搭乘大众承载工具时,若有看见年龄较低的孩童与其父母,不难看见长辈为求安静的环境,将3C产品交给幼童,任其自在徜徉于电子设备的娱乐之中。现在社会,许多资讯都唾手可得,网路上充斥着许多意想不到的资源,即便我们并不需要,但仍都确实存在着。

▲自幼开始使用网路资讯,除了资讯难以分辨外,也容易为视力带来伤害。 (取材自/Unsplash网站)

提供孩童连网的电子设备,家长在一旁忙于自己的工作或家务,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在大家眼中也渐渐变成见怪不怪的奇妙现象。我们必定会感谢科技带来的新知识,但面对新世代的低年龄儿童,培养自律的能力,避免网路沈溺影响身心,以及吸收怎样的资讯更应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在这个混乱的数位时代中,引导他们使用媒体绝对是必须的,但也不应忽视媒体来源的选择。不少组织效法国外行之有年的媒体教育,针对学童推出媒体识读,避免因数位浪潮以及资讯爆炸对学童带来不良影响。(吕佩茹,本文经《电子商务时报》授权刊登)

日本媒体识读教育 网路世代,必备识别讯息能力

像日本佐藤贞子老师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她主张,教会孩子保持对资讯来源敏感的习惯,也等于教他们懂得尊重别人的文章。她以多年辅导的经验表示,孩子年纪愈小,教师和家长愈需要从日常的小地方诱导,有几个要诀。

要诀1:先让孩子察觉听来的资讯来源是否可靠。

有个孩子提到:「听说哆啦A梦用的道具都是真的,可以买得到。」

大人先询问:「嘿,不知道呢,你在哪里看到的?」别立刻反驳。因为即使哆啦A梦相关资讯,也可能从图鉴、书本、电视、杂志、公开网站、粉丝网、Youtube的公开动画、个人发信动画等得知。

「从网站上知道的,」孩子回答。

「喔,哪个网站?」大人在确认资讯来源后,再具体询问:「哪一个网站?」而如果是Youtube,要进一步了解发布者是谁。换了是书、图书馆、书店等都一样,要问书名、哪家图书馆和书店。

接着,大人再提出建议,借机让他们意识到,不妨透过有公信力的人物或资料查证。「据我了解,某一本图鉴提过道具的事喔」,或者「青木老师是哆啦A梦专家,你可以去问他」。这时,孩子自然会意识到资讯来源的重要,进而培养对资讯来源保持敏感度。

要诀2:当孩子获得资讯的内容不对或有偏差,大人不要立刻纠正。

例如,「朋友在LINE上说,人类会在2017年12月灭亡!」这时,最好试着告诉孩子:「我曾在某本书上看过,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然后再向他解释,资讯的品质和表现可能会有错误。

要诀3:导引孩子思考,讯息攸关资讯的品质。

这一点,也要让孩子意识到。就像书有作者和出版社、杂志有编辑部和出版社,报纸有报社和读者一样,网站也有经营者和写报导的人,而这些都是推测资讯「品质」的指标。

大人如果能伺机在不同场合用一句话表现,经常耳提面命,孩子自然能养成自己判断的习惯,懂得「该以什么为基准取舍资讯」。例如:「报社的报导由专业记者撰写,而且报社负有责任,是可以信赖的」,或「某家水族馆的网站资讯,都是真正参与饲育的人写的」、「如果不知道网站的经营者和写手的背景,最好别拿来做参考」、「这是广告,内容虽不是假的,不过,是为了行销商品写的」。

特别是知识性的资讯,知道由谁发信及网站背景也很重要。

试以「鲔鱼」为例,让孩子知道不同的专门知识有不同的线索。例如,可向钓鱼专家、金鱼店、料理研究家、水族馆、大学水产系、鱼类研究者、很会做料理的主妇、寿司店、超市店长等查证。

这么做,并非执意追究资讯是否正确或谁说的才值得信任,而是希望透过「网站由谁、怎么做出来」的问题意识,让孩子辨识设立网站目的的重要性。毕竟在媒体多元化、每个人都能制造资讯的时代,即使像百科辞典那种网站, 也有每个人都可参与且持续改变内容的,维基百科就是个例子。(文/黄小清)

Share
标签:,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