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蓝色小灯箱」打进热炒店!小新创拼百亿代驾商机,让台湾大车队老董亲上战场

(摄影/蔡仁译)

老大哥台湾大车队夹带着大量资源步步逼近,台湾代驾能持续靠着先进者优势,在百亿代驾市场中笑到最后吗?
提到酒后代驾这个行业,《数位时代》采访团队最想问台湾代驾创办人刘子庄的第一个问题是:「 代驾司机们都怎么回家?

载酒客回家后,司机要怎么回家?

酒后代驾服务在韩国与中国盛行已久,2015年刘子庄将这个服务带到台湾,现在透过App或免付费电话就能找到具有职业驾照的司机前来,将爱车与人平安送到家。

但完成工作的司机必须自行回家,考量到台湾代驾的起跳价格为300元,扣掉平台抽成20%,必须要慎选回家方式,司机才不至于做白工。

「一开始司机们有互助群组,能够互相帮忙接送。现在比较先进了,他们很多人会自备折叠电动脚踏车放在顾客的后车箱,工作结束再骑回家。我们跟共享机车WeMo也有合作。」刘子庄说。

首度揭密第一批司机的招募方法

在韩国酒后代驾的发展非常蓬勃,一天就能有70万趟车次,考量到人口数、饮酒文化与代驾习惯,「台湾估个每天3万趟,也都是近百亿的市场规模。」刘子庄说。目前台湾代驾每月可完成1.5万趟,的确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当初他会投入代驾平台的营运,正是因为透过韩国华侨的亲戚得知韩国代驾产业的兴盛,再加上本身也是酒驾肇事的受害家庭,才毅然决然创立台湾代驾。不过,台湾几乎没有代驾文化,司机、用户都必须从零开始累积。

刘子庄也首度公开招募到第一批司机的方法。当时他设计了类似直销的架构,司机只要招募到人就能进行分红,在实行这套架构时也同步送公平会审查,「很不幸两次送审都没过,为了避免触法也中止了这项尝试。」刘子庄说,但也在那段时间内找到了第一批130名司机。

在越来越多居酒屋、热炒店、酒吧都能看见台湾代驾的蓝色灯箱,也成为推广的最佳利器。(图片来源:台湾代驾)

在用户方面,台湾代驾初期最主要且有用的行销方式是地推:在全台各地4,700家快炒店、餐酒馆等提供酒精饮料的店家内贴传单、冰箱贴,甚至是小便斗上方贴上宣传海报。

店家大多愿意配合,毕竟代驾越兴盛,消费者就可能更愿意喝酒,再加上沉重的道德感,没有人希望成为酒驾命案的酒精提供者。而相当醒目的台湾代驾灯箱则是在近一年才推出,「效果很好,毕竟代驾是讲求『信任感』的行业,品牌力一定要够醒目。」刘子庄说。

面对计程车队龙头,台湾代驾如何力拼大车队?

而谈到台湾代驾最大的竞争对手,非台湾大车队莫属。过去台湾大车队发展代驾业务时,是靠计程车司机来兼差,司机把计程车停在路边,改开用户的车,行程结束后再返回上车处取计程车。必定要来回的情况下,台湾大车队一开始的代驾费用要价650元起跳。

在7月底,台湾大车队董事长林村田亲自带队,把代驾费用砍半,并大举征求非计程车司机的职业驾驶,要用台湾代驾模式打败台湾代驾,抢食百亿代驾市场。

「我很乐观啦,靠一家小新创教育市场很不够,代驾市场还有成长空间,更多人来能把市场做大。」刘子庄说,「再加上用户的忠诚度很高,我们还是有先进者优势啦。」

他举一个例子,有办法开车去喝酒,且愿意找代驾的用户,大多不会太在乎几十块的价格差距,价格战的诱因相对较小,他们更注重使用是否顺畅,只要用的顺就不会轻易改变,「我们已经打入高频次的使用族群,公务人员、公众人物等,就数据来看,只要用过一次之后,回头使用的机率相当高!」

Q:代驾司机与一般司机有什么不同?

要加入台湾代驾要有职业驾照、良民证、无肇事纪录,还要透过教育训练与专人辅导才能正式上线。相较于一般司机,因为代驾司机常遇到不同品牌的车,技术需求相当高;且面对大多喝醉的用户,不管是态度或心理素质都必须更强。

Q:车子过于昂贵,司机不敢开怎办?

平常开WISH(TOYOTA),突然要开名车一定会「ㄘㄨㄚˋ」,但我们教育训练里面也有部分车辆的驾驶方式,让司机不会对车辆完全陌生,也真的有司机开过用户的法拉利。但其实超过千万等级的特殊车辆,我们是可以不提供服务的,毕竟保险不符合比例原则。

Q:未来台湾代驾的展望?

未来我们会推出「机车代驾」的服务。但考量到机车安全、肢体接触的可能性,就不会连人带车载用户回家,只是单纯帮用户把机车骑回家。在市场拓展上,东南亚也有很多台商联系我们,希望能在当地提供代驾服务。(陈君毅,本文经《数位时代》授权刊登)

Share
标签:,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