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有請 AI 九歌幫你寫情詩送女友

日前小編到周庄旅遊,受到詩情畫意古味感染,一時興起完成一首七言絕句

周 庄 何 處 是 吾 廬
此 日 歡 娛 樂 事 虛
三 十 六 宮 春 草 綠
碧 桃 花 下 看 芙 蕖

如何?可謂才氣橫秋吧! 其實,以上的七言絕句是北京清華大學所開發出來的AI人工智慧軟體”九歌”所創作的詩句。

今年九月有一場詩詞PK大賽,上海詩詞學會詩詞專家拿出數首作品與清華大學“九歌”同題較勁,並由一般讀者投票識別其中那些是AI的作品。這9組共有91位大學及以上學歷的受訪者參與18首古詩來答題。結果大部分AI詩作都能被受訪者準確識別,正確率最高的幾組都超過70%。但是也相當程度透露出AI人工智慧詩作具有迷惑性,因為沒有一組的識別準確率能達到100%,而錯誤率最高的一組,竟然有半數答題者無法正確分辨何為AI的詩作。

大家對於AI人工智慧也開始寫詩作畫,是否會有點擔憂,未來AI會不會取代我們的工作?
在此台大中文系教授唐捐以他對“九歌”的研究,來為我們來解疑。

台大教授唐捐發表他對AI九歌的初步印象。(攝影/盧泠月)

唐捐教授提出他對”九歌”的初步印象:
1. 九歌背誦的詩詞量驚人,超過任何詩學專家。
2. 九歌可以七步成詩,百分之百躍過格律門檻。
3. 九歌熟習各類體裁,形式理解高於類型認知。
4. 九歌經常文不對題,不善於理解輸入的材料。
5. 九歌造句、謀篇能力佳,但原創性稍弱。
6. 九歌熟悉舊語言,但對近代新詞有些陌生。
7. 九歌是語言型詩人,不是意象型或感發型。
8. 九歌熟習字與字相結合的歷史,但未必懂單字。

當然唐捐教授也承認,AI人工智慧創作詩詞潛力無窮,他每一時每一刻都在深度學習。小編也發現你若給九歌同樣的題材與主題,每次做出來的詩詞大多不同,例如:同樣是「周庄夜遊」這個主題,隔一天創作出來的七言絕句換成:
周 莊 何 處 是 吾 廬
門 外 青 山 繞 舊 墟
回 首 故 園 歸 路 遠
西 風 吹 淚 濕 衣 裾

而九歌創作藏頭詩也真的立馬七步成詩,在此如果放浪兄弟AKIRA想做一首詩送給新婚愛妻林志玲,求助九歌就可以將獻出一首「吾愛志玲」的藏頭詩:
吾 儕 自 有 簞 瓢 樂
愛 客 何 須 問 鑒 湖
志 士 只 今 歸 未 得
玲 瓏 一 笑 似 江 鱸

只是誠如台大教授唐捐所分析指出,九歌不善於理解輸入的材料,AI未必懂這首詩的用意何在。所以你可以成為AI的小助理,幫忙在出手前加以修改潤飾一番,否則可能出現以下這樣的詩句:
吾 生 碌 碌 成 何 事
愛 作 仙 人 笑 一 場
志 士 風 塵 多 變 幻
玲 瓏 天 地 自 倘 佯

婚姻豈不就成了笑一場、自倘佯?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九歌”切磋推敲。

編後語:台大教授唐捐曾經以一首 「難道這就是愛」,獲得台北文學獎,刊載在公車和捷運上之後,引發「看山小」的討論。有人說唐捐老師開的課本來就好笑,會寫這樣的文章並不意外,也有人提出這首詩可能來自杜甫《望岳》中「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典故。姑不論多方論戰的是與非,今天小編比較有興趣的是唐捐教授12月在世貿中心2019「未來科技展」中發表一場講演,主題是「如果AI聘我當他的寫作助手」,在此分享他對AI人工智慧創作詩詞的一些看法。(文/盧泠月)

Share

留下您的評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