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疫情蔓延重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愛在瘟疫蔓延時》(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 )是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在1985年出版,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所推出的一本小說,也是繼《百年孤獨》後最廣為人知的著作。在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的緊張時刻,不想一直沉浸在肺炎疫情擴散的壞消息之中,因此拿起這本書重讀看看是否有不一樣的體會。

故事描寫一段19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直到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超過半個世紀的三角愛戀。馬奎斯將愛情放置霍亂和戰爭裡發展,與疾病、死亡相互指涉,揭示當中盤根錯節的關係,並不斷追問生命的本質。在那個醫療科技尚未發達的時代,染上瘟疫猶如面對死神般可怕;在同樣背景下,愛情也似是陷在泥濘中一樣,「遲緩而艱難」。人面對瘟疫、死亡,這些恐懼在愛情中蘊釀一種令人患得患失的情緒。

馬奎斯將相思的徵狀比作身患霍亂。正如男主角阿里薩的母親常說:「我兒子唯一得過的病就是霍亂。」——年輕的阿里薩愛慕著女主角費爾明娜,他第一次將寫滿熾熱情感的書信交給所愛之人費爾明娜後,「他腹瀉、吐綠水,暈頭轉向,還常常突然暈厥。這一次可把他的母親嚇壞了,因為這狀況不像是因為愛情而心神不寧,倒像是染上了霍亂。」教父替他檢查時也嚇了一跳,「阿里薩脈搏微弱,呼吸沉重,像垂死之人一樣冒著虛汗。但檢查後得知,病人並沒有發燒,渾身也沒有哪一出疼痛,唯一確切的感覺就是迫切希望自己死掉。」可以說阿里薩的「霍亂」,起源於對女主角費爾明娜的思念。於是,教父檢查之後得出的結論是「再次證實相思病具有和霍亂相同的徵狀」。

書中女主角費爾明娜,美麗動人出身上流富裕家庭,與貧窮的阿里薩天差地遠,兩人雖私下書信往來互相吸引,然而由於女主家人特別是父親的反對,於是將她帶出外長期旅行,三年之後回來,費爾明娜已十八歲成年後身形更加高挑,對阿里薩卻不再有當初想私訂終身的想望,而阿里薩對女主依然念念不忘,之後費爾明娜以花樣年華嫁給由法國學成歸來的醫生烏爾比諾。

阿里薩雖然與上百個女人有過霧水情緣然而終身未婚,為了青梅竹馬的戀人費米娜,等待了51年9個月又4天,在費米娜的丈夫逝世後得以再次表白:「我等這個時間,超過半個世紀,我永遠的忠誠和我亙久不渝的愛」。

在愛上費爾明娜的五十二年裡,阿里薩所經歷身體上的痛苦都充分證明了愛情(相思)的徵狀與瘟疫(霍亂)的徵症那麼相近,熱烈、迫切甚至痛楚的情感都像生理疾病一樣來勢洶洶,不分時間、地點,讓人無法自拔,無一倖免。而這種爆炸式的愛情迸發而出的時候,還伴隨著另一種隱秘的情緒——恐懼,就像我們面對的瘟疫。

直到小說結尾,愛情與霍亂最終融為一體:五十二年之後,最後垂垂老矣的男女主角阿里薩和費爾明娜一同進行了一次河上旅行,兩人得以在半世紀後,再次走到一起,在河上展開彼此相伴的旅行。但當這段旅程即將結束時,兩人意識到,隨著船隻慢慢靠岸,他們就越接近死亡,也意味著一種愛情意義上的死亡。「因為長期共同的經歷史他們明白,不管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愛情就是愛情,離死亡越近,愛得也越深。」正因為現實中充滿著庸俗、暴戾與未知,為了純粹的愛,他們選擇不上岸,讓自己的船掛著標誌著霍亂的旗幟,寧願患上瘟疫也要守著這段苦盡甘來的愛情。

《愛在瘟疫蔓延時》絕不天真,而是充分體現本能的勝利有其代價,小說基本上洋溢著一種喜悅,因為受到種種威權不斷威恐的生命態度,通過超過半世紀記的故事而重拾回來。這本書被譽為「愛情教科書」、「愛情戰鬥史」,紐約時報甚至將這本書評論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值得在此疫情嚴峻的時期細細品讀。(文/泠月)

Share
標籤:, , ,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