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專訪] 博士門(Bossmen)董事長蔡淑娟-越挫越勇以新技術開創無限可能

從開發一款台灣品牌無磁防潮櫃到控濕文物典藏展櫃,再到博物館策展,公司規模越來越大,都可以看到博士門(Bossmen)創辦人吳進明與董事長蔡淑娟伉儷努力創新衝破難關的身影,創業期間其雖然遭遇祝融、找錯合夥人,導致受挫退出大陸市場等危機,透過他們無懼無畏的奮鬥精神,終於穩定根基擴展市場。透過本專訪你將可以看到博士門精彩的創業故事…

台北市博愛路、漢口街一帶向來是採購攝影器材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早期有「相機街」之稱,擁有全台灣最密集的照相器材行,任何新型的照相機或相關器材都能在這裡找到,當時的防潮櫃品牌只有日本東洋(Toyoliving),之後台灣本土品牌相繼出現,博士門(Bossmen)就是其中之一。

博士門會跨入防潮櫃領域,其實有段機緣。畢業於成大工程科學研究所的博士門創辦人吳進明,1992年與幾位同學合資成立一家資訊軟體公司,由於台灣氣候潮濕,當時吳進明會買Toyoliving的防潮櫃給客戶存放磁碟片,避免磁片發霉,即使如此,客戶還是發生資料無法讀取的問題。後來吳進明發現,原因就出在防潮櫃玻璃門上的磁鐵,磁碟片只要長期在磁性環境下就會被消磁,這也讓他看到另一塊商機。

Bossmen(博士門)創辦人吳進明(右)與董事長蔡淑娟伉儷。

奠基:創新推出「無磁系列」,資訊月一炮而紅

1994年,吳進明離開原來的公司,另外創立大將公司,致力於無磁防潮櫃的研發、設計與製造;幾個月後,另一半蔡淑娟也辭去人人稱羨的公務員,負責行銷與業務拓展。董事長蔡淑娟提及,當初會以「博士門」作為品牌名稱,主要是著眼於台灣的客戶比較理性且相信專業,「博士」(PhD)既能突顯專業,也代表在該領域是頂尖的,「門」則是因為防潮櫃最重要的就是門;同時考量未來要進軍東南亞市場,因此就用「Bossmen」(和博士門發音接近)作為英文名稱。

同年12月,博士門無磁抽屜型防潮櫃首次在資訊月展出,雖然只是產品雛型(prototype),相較於市面上的玻璃門防潮櫃,抽屜型防潮櫃不僅無磁又能達到氣密防潮功能,因此一炮而紅,包括研究單位、政府機關及民營企業都搶著下單。蔡淑娟回憶,「從接單到交貨我們花了8個月時間,期間感受到市場對產品需求的迫切性,才覺得這個市場好像走對了。」日後博士門以自行研發的「超低溼控溼系統」在2007年獲台灣、2009年獲美國和中國的發明專利。

▲博士門(Bossmen) 無磁防潮櫃系列。

▲博士門(Bossmen)氮氣節能控濕系統。

之後因政府推出擴大內需政策,每個單位都要提出需求,教育部轄下的資訊部門認為學校也應該配置防潮櫃,當時博士門就和大眾電腦合作承包政府標案,包括宜蘭縣市、桃園縣市、台北縣市,幾乎每個學校都有博士門的產品,這也是博士門開始完整性的打入學校市場。

擴張:搶進大眾消費市場,異業合作拉抬知名度

當時除了資訊的市場,也有很多攝影人士開始選用博士門的防潮櫃來放照相機、電池等零件,因而讓蔡淑娟有了新的想法,無磁系列不僅可存放磁碟片,當然也可以放其他東西,當時就以「無磁系列」為行銷的主軸。兩年後博士門推出玻璃門防潮櫃,在當年資訊月以4888元(比其他品牌便宜約1/3)的價格造成搶購;為迅速打開知名度,蔡淑娟結合銀行信用卡紅利點數換商品、頂好及松青超市的集點送小型防潮箱(25公升),更打進萬客隆量販店,透過一波波活動促銷,從3999元到2888元,都創下不錯的銷售佳績。

「由於防潮櫃是很冷僻的產品,我花很多時間在想客戶群在哪裡?該結合哪些通路或行銷資源,才能發揮更大的效益?」蔡淑娟指出,除了和通路合作,也採取異業結盟方式,像是跟彩色印表機廠商合作推出「買印表機送博士門」、「買博士門送印表機」促銷活動;甚至透過廣播廣告,在ICRT、愛樂電台、警廣強力播放,也帶動一波買氣。

此外,博士門藉由海外參展拓展東南亞市場,像是香港的電子展及德國科隆攝影大展Photokina,當時也成功找到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和香港的貿易商或經銷商。

 

危機:天災侵襲、找錯合夥人,退出大陸市場

1997年公司易名為「博士門」,當時除了資訊部門(B2B)和一般消費者(B2C)市場,也開始涉足工業領域。當時華碩電腦採用博士門無磁系列防潮櫃存放主機板和零物件,由於國際規範要求電子產品的相對濕度要控制在15%以下,以往博士門的產品只有20%到55%或60%,因此嘗試追求更先進的除濕技術,以滿足電子與半導體產業的需求。

博士門無磁系列防潮櫃一直受到市場歡迎,尤其在千禧年達到高峰,當時大家擔心千禧蟲破壞電腦,很多重要資料必須做備份,進而帶動博士門無磁系列產品需求量暴增。當工廠忙著生產之際,1999年位在汐止工廠發生火災,物料成品全部付之一炬,蔡淑娟和夫婿吳進明兩人忙著善後,用最短的時間復原;隔年象神颱風來襲,工廠成了汪洋,2001年納莉颱風再次淹沒工廠,讓公司損失慘重。

2000工業設廠是一趨勢蔡淑娟和先生決定將生產部門外移到中國大陸;另一方面,為開拓海外市場,同時在新加坡和美國舊金山設立分公司,由吳進明負責大陸崑山廠,蔡淑娟負責新加坡和美國,全力拓展歐美及東南亞市場。

「在過程中,新加坡代理商成為我們的合夥人,雙方各持股50%,這也注定了日後的失敗。」蔡淑娟感嘆的說,當雙方意見不同時,該由誰做決策?尤其在資金的調度上,因放款時間太長,導致公司營運資金嚴重缺乏,而美國市場的銷售量也沒有明顯成長,加上博士門原本的控濕產品及專業也被移轉到開發其他產品。終於在2004年公司財務出現問題,蔡淑娟和對方協商由一方釋出股權,獨立經營,但對方卻避不見面,迫使博士門不得不退出大陸市場,同時撤掉新加坡及美國分公司。

轉型:從控濕展櫃出發,將觸角延伸策展及文物典藏

剛回到台灣的兩人,身上背負著幾千萬的債務,親友都勸他們乾脆「找份工作領薪水」,但兩人不氣餒,想著如何重新出發。往往危機就是轉機,過去博物館就有使用博士門的防潮櫃存放一些小的館藏,如面具、手稿或書籍,但對於展場的展示櫃卻沒有控濕的保護措施,因此蔡淑娟決定要將博士門的主機引進到展

當時蔡淑娟透過參加大大小小的研討會,提出論文,並把握機會發問,增加博士門的曝光度,果然吸引到國立臺灣博物館的注意,由於鎮館之寶《康熙臺灣輿圖》修復首展需要一個長達6公尺控濕展櫃,台灣還沒有人做過,對博士門來說是相當大的挑戰。蔡淑娟提及,「畢竟展櫃跟防潮櫃是不一樣的,極為展櫃的玻璃面要很大,支撐架、鐵件要越少越好,還有玻璃的承重跟凹陷都是學問,所幸最後如期如質的完成。」這次展出讓很多博物館都注意到展櫃的控濕系統,博士門也開始發展博物館專用的展示櫃,以及協助舊的展櫃進行改裝,展櫃控濕甚至成為博物館的標準規範。

▲台灣歷史博物館控溼展櫃。

而一次因緣際會讓博士門跨進展覽領域,2011年國立臺灣博物館館藏「柯象木乃伊」大型文物要返回故鄉雲林縣大埤鄉展出半年,博士門除了製作控濕展櫃,也協助展場設計;隔年博士門再標下「柯象木乃伊」在本館的展出。蔡淑娟提及,「兩次展覽的主軸不太一樣,對雲林人來說,『柯象木乃伊』是神祇,因此主題為『當臺灣博物館遇到北極殿』;對臺灣博物館而言,則是一項文物,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木乃伊是死亡之後才開始另一段生命的啟程,因此以『死亡只是另一個開始』為展示主軸。」自此之後,博士門致力博物館展覽的投入,也承接許多大大小小的展覽,包括「女性先驅-許世賢博士紀念展」、「鐵血詩人-吳濁流典藏展」等,目前公司業務觸角更延伸到文物典藏。而策展部門及文物典藏專業人員已達40人,並持續增加編制。

近年博士門在半導體市場及電子產業又取得多個突破性的發明專利,並且業績再達高峰,在高科技及文化兩塊決然不同的控濕市場,雙雙取得創業以來最好的成績。面對博士門從大起大落、重新出發到大幅成長,蔡淑娟認為,「博士門還能夠生存的關鍵,在於外子吳進明對她的信任,能夠依據她的想法,研發出公司需要的產品;更重要的是,當碰到很大的障礙,夫婿始終是最穩定、也最強大的力量,才能在遇到瓶頸時堅持下去,持續往前走。」(文/張小燕)

(照片來源:博士門提供)

 

Share
標籤: , , ,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