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名家专栏]由罢韩谈创新的风险

在2018年韩国瑜意外当选高雄市长时,我在本报发表过一篇文章「一碗卤肉饭的韩风传奇:谈选举创新」。韩国瑜的选举确实是提出很多创新的理念来吸引中间选民,成为台湾地方选举的一个传奇。但是另一方面,他没有学到的是创新本身有很多风险,因此踏入太多的陷阱而造成最后被罢免下台。本文不谈政党斗争或选总统等政治因素,而只就创新的角度谈谈他靠创新成功上位之后所陷入的创新风险。

创新风险一:既有员工的反弹

首先,创新所面临的第一个风险就是既有员工的反弹。既有员工日子过得好好的,虽然组织日益衰败,但是反正不会倒,所以第一个面临的陷阱就是如何带动既有员工的积极性。这可以由罢韩后代理市长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把晨会的时间改回到早上8点看出来。「高雄市代理市长杨明州强调,他几十年来都是开8点的晨会。」所以要改回去。新市长连改个晨会时间,都会招致不满,何况是其他的创新改革,员工只想继续过去几十年的习惯。因此,第一个创新所要克服的风险,就是要先好好跟既有员工沟通,形成改革的共识。

创新风险二:缺乏可行的策略

创新所面临的第二个风险就是缺乏可行的策略。通常创新提出的都是美丽的愿景,但是要达成愿景当然需要时间跟执行力。以韩所提出来的「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财」口号,要达到发大财的目标当然需要时间跟执行的策略,货出去要时间,人进来也要时间,发大财当然更不是变魔术。因此,如何制定有效的执行计画并且让大多数人能认同,当然就很重要。货出去是每年要增加多少,人进来是每年要进来多少,发大财是指每年高雄人的平均工作机会或薪资可以提高多少,只有透过完整的计画跟绩效指标,才能够说服大家创新的构想是可行的,而不只是空洞的口号。找人来买一两个货柜的东西,固然很好,但是还是需要长期的可行性规划。

创新风险三:好大喜功而未能快速呈现绩效

创新所面临的第三个风险是好大喜功而未能快速呈现绩效。以韩国瑜所提出的各种创意来说,我觉得最容易做到的是「爱情产业链」,而摩天轮需要几年的时间,自贸区更是长远的目标。因此,如何在一年内把在地的爱情相关产业透过资讯科技结合成为虚实整合的产业链,应该是最容易短期内让年轻人有感的政见。就我所知,有人向市政府提出这个构想,但是得到的答案是没有预算。一个可能只需要一千万以内可以完成的政见,因为其他因素而胎死腹中。所以,创新最重要的是先由容易有成效的地方下手,建立口碑让大家看到短期成果,才有后续支持的信心。

创新风险四:分散精力而企图过度创新

最后,创新的第四个风险是分散精力而企图过度创新。通常一个创新团队进到组织后,往往会发现很多地方都跟自己的想法不同,于是原来只要做A的,结果变成先去改B,C,D,E,大幅增加员工抗拒及主要创新成功的机会。以韩国瑜来说,更改晨会时间,行政中心移到凤山,都是花费精力,制造员工困扰,而不会有绩效的变动,增加其他创新的阻力与复杂度。所以,创新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聚焦在主要的创新上,避免增加无谓的干扰。

创新程度与风险分析图。(图片来源:梁定澎)

大家都知道创新的好的,但是创新路上有许多看不到的风险。能够提出创新构想,同时也能够有执行力去实现创新的人,才会是好的CEO。很多研究都显示,创新不足跟过度创新都会失败。下图中显示的是由风险的角度来看最适创新的甜蜜区,也就是在可以掌控的风险程度下进行创新,会让成功率大幅提高。(文/梁定澎)

Share

名家簡介:

梁定澎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决策科学博士,现职为:教育部国家讲座教授、国立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系教授、国立政治大学资讯管理学系国家讲座教授、香港城市大学客座教授,现任美国资讯管理学会( AIS)理事长。曾任美国伊利诺大学、美国普渡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经济部产业电子化示范性计画指导委员、台湾服务科学学会理事长、中华民国资讯管理学会常务理事。

2014年12月得到美国资讯管理学会(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ystems ,AIS)肯定,获颁「Leo Award」终身杰出成就奖,表彰其对资管领域的创新与贡献,也是华人世界首位获此殊荣者。

Share
标签: , ,

留下您的評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