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病者生存》為何我們需要疾病?一位美國醫生顛覆你對疾病的看法!

今年五月遠流出版社推出一本新書:《病者生存》為何我們需要疾病?一位美國怪咖醫生顛覆你對疾病的看法! 根據沙隆·莫艾倫醫師的研究,高血壓、糖尿病、高膽固醇、貧血、蠶豆症……這些令現代人煩擾的疾病,對我們來說,雖然都是一些負面的字眼,但從古至今,幾次氣候變異造成傷亡,或是人類遭逢病毒大掠奪時,最能存活下來的,竟然很多是這些疾病患者!

病者,不一定是弱者!例如我們避之不及的膽固醇,竟是幫助人體在日曬時合成維生素D的重要物質。美國醫學博士沙隆·莫艾倫經由切身經歷,根據多年的研究成果累積,以說故事的方式,為我們揭示在演化的路上,有些疾病不一定會致人於死,它們反而是讓人類得以生存下來的關鍵。

▲新書:《病者生存》為何我們需要疾病?一位美國怪咖醫生顛覆你對疾病的看法!( 遠流出版社)

讓人存活下來的竟然是那些疾病!

在我們的傳統觀念中,疾病與長壽黑白分明,亦即人要想長壽,就得少生病,這似乎是簡單易懂的道理。但這本書告訴我們,事情沒那麼簡單,疾病與長壽,或者說疾病與生存之間並非二元對立。生命是一個極其複雜的動態演化過程,生病有時候只是這個過程中的一種妥協,它的目的是換來個體乃至整個種群的延續。說得更直白一點,有時候,生病只是為了讓我們不死。

這個觀點確實顛覆你我的認知,這裡先分享一個發生在作者身上的真實事故。這本書有兩位作者,第一作者叫沙隆·莫艾倫,第二位作者是強納生.普林斯,兩位都是美國人,後者主要是在文字上幫忙潤色,書的主體部分是第一作者完成的,我這裡要說的也是他的故事。

沙隆·莫艾倫15歲的時候,其祖父被診斷出患有阿茲海默症,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老年癡呆症。得了這種病的人,身體會迅速衰老,逐步喪失記憶力和生活自理能力,在確診後,一般人只能活2至8年。

莫艾倫的祖父還有個怪癖,就是特別熱衷於捐血。一般人一輩子頂多就捐幾次血,但他的祖父只要哪裡感到疼痛或者不舒服,就會去捐血。因為每次捐完血之後,他的祖父都會感到神清氣爽,容光煥發。

莫艾倫當時年紀很小,但出於關心和好奇,他去請教生物老師和家庭醫生,還到圖書館查資料,終於在書裡找到一種聞所未聞的遺傳病,叫血色素沉積症,這是一種鐵元素會在身體裡沉積的疾病。當體內鐵元素沉積過多,就會損傷胰腺和肝臟等器官,而對付這種病最有效的辦法,竟然是放血。他祖父是這種病的受害者,而捐血行為,其實是在給自己治病。

讀到這些資料後,莫艾倫的本能反應是,祖父的阿茲海默症可能跟血色素沉積症有關。你想,如果血色素沉積症會損傷其他器官,那麼它也可能損傷大腦,但當時沒人把一個孩子的推測當真。等他長到18歲時,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祖父那種疼痛難忍的滋味,一經檢查,發現自己也患有血色素沉積症,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

阿茲海默症和血色素沉積症的關聯

為了繼續研究阿茲海默症和血色素沉積症之間的關係,他大學選讀了生物學,後來成為紐約西奈山醫學院的醫學博士,專攻神經遺傳學、稀有疾病和生物技術,他後來果然發現這兩種病之間存在關聯。身為遺傳病的受害者,同時又是醫生兼科學家,他一直想搞清楚一個問題,那就是,進化明明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說明了“適者生存”,但為什麼那些有潛在危害性的致病基因沒有被淘汰,而是一代代遺傳下來了呢?

之後,他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很多遺傳疾病曾經在歷史上幫助人類戰勝了不利的環境,比如極寒天氣、饑荒、瘟疫、缺水、中毒,包括糖尿病、高血壓、高膽固醇、血色素沉積症等等,它們都曾經幫助人類度過難關,是人類進化過程中的一套解決方案。從進化的角度來說,是人類需要這種疾病。

只不過,一代人的解決方案,可能是另一代人的進化難題,因為環境改變了。那些可能引發致命疾病的遺傳密碼,被人類世代傳承了下來,這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自然選擇結果。換句話說,在漫長進化過程中,憑藉遺傳病這種“權宜之計”存活下來群體的後代,這就是書名所稱的“病者生存”。

書中提到三種常見的慢性病——高血糖、高血壓和高血脂,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三高”。許多人都深受這三種疾病的困擾,卻沒有辦法根治,只能靠藥物、飲食來降糖、降壓、降脂,以減輕病痛和死亡的風險。一旦在飲食上不注意,或者忘記吃藥,相應的指標就會立即反彈,身體就會出現各種不適。而且,這三種疾病還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都具有家族遺傳性。

高血糖:更耐寒挺過極寒氣候

先說高血糖,血糖就是血液裡的葡萄糖。我們常說的糖尿病,它的典型特徵就是高血糖,糖尿病患者多尿,尿裡頭也含糖,這些糖分甚至能吸引來螞蟻。眾所周知,葡萄糖是人進行新陳代謝不可少的營養物質,它為大腦提供能量,為身體製造蛋白質。一種由胰腺分泌的激素胰島素,在其的作用下,葡萄糖被儲存在我們的肝臟、肌肉和脂肪細胞裡,等到需要使用的時候,才會被轉換成熱量。

但是,在糖尿病患者的體內,由於胰島素幫助人體代謝葡萄糖的功能被破壞,導致血液中的糖分含量異常升高。如果不加以控制,可能會引發快速脫水、昏迷,乃至死亡。即使嚴格控制,也可能造成失明、心臟病、中風和血管疾病等。

糖尿病的發病率非常高,根據2019年國際糖尿病聯盟公佈的資料,全球大約有4.63億20-79歲的成年人患有糖尿病,差不多每11個成年人當中,就有1個糖尿病患者。而且,緯度越高、氣候越寒冷的地區,發病率越高。例如芬蘭是世界上青少年糖尿病發病率最高的國家,瑞典第二,挪威和英國並列第三,高緯度的俄羅斯也是糖尿病好發的國家。而在非洲裔人群當中,糖尿病則相對少見。在中國大陸,發病率總體上也呈現北方高於南方的現象,如東北地區的發病率就特別高。

這是因為患有糖尿病的人有更強的禦寒能力,他們沒那麼怕冷。如果你身邊有糖尿病患者,不妨留心觀察一下,如果他和你一樣怕冷,多半是他剛打完胰島素或者吃了降血糖藥物,血糖指標被暫時控制住了。

為什麼糖尿病人更不怕冷呢?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血糖濃度越高,他們身體轉化熱量的能力就更強;其次,糖是一種防凍劑,當液體中糖分含量越高,液體的冰點就會越低。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人在天冷的時候特別想尿尿,其實這是身體的一種調節機制,排除身體裡的水分,可以提高血糖比重,從而增強禦寒能力。前面提到的糖尿病人多尿,也是他們血糖升高的一個原因。

那麼,人類為什麼會出現糖尿病呢?作者認為,這可能跟歷史上一次突然的氣候變冷有關。這次急劇的氣候變化出現在大約一萬兩千年前,地質學家把那段時期稱為新仙女木期。在短短十年間,地球的平均溫度驟降了近30度 ,森林和草地的面積急劇減少,海岸線被數百英里的冰層包圍,成千上萬的人在那場災難中被凍死或餓死。

最後,人類為何能挺過那場劫難呢?可能就是因為部分人的基因發生變異,提高了身體中的血糖比重,從而擁有了更強的適應極寒天氣的能力。作者推測,今天帶有糖尿病這種遺傳傾向的人,可能正是那場極寒天氣中倖存者的後裔。毫無疑問的是,糖尿病人在禦寒能力比一般人更勝一籌,這是人體應對嚴寒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高血壓:避免致命性脫水

關於高血壓的形成原理,作者談得不是太多,但書裡提到一個突出現象,那就是在非洲裔美國人當中,高血壓的發病率,幾乎是其他美國人的兩倍。你可能以為是不是全世界所有黑人群體當中,高血壓的發病率都比較高呢?答案是否定的。例如,生活在非洲的黑人的高血壓發病率,就沒有非洲裔美國人那麼高,這從遺傳學的角度該如何解釋呢?

作者認為,這可能跟歷史上的黑奴貿易有關,幾百年前,利慾薰心的奴隸販子把非洲的黑人裝上船,運到美洲去販賣。船上的條件非常惡劣,漂洋過海幾個月,船上沒有足夠的食物,甚至連水都沒得喝,所以黑奴的死亡率特別高。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體內天生能保存更多鹽分的人,存活下來的希望更大,因為額外的鹽分可以儲存足夠的水分,以避免致命性的脫水,這可能造成一種非自然的選擇,使得非洲裔美國人體內儲存鹽分的能力增強。到今天,這種能力跟現代高鹽飲食相結合,就會導致高血壓的發病率上升。

高血脂:血液中膽固醇有利於維生素D生成

高血脂是指血液中的膽固醇、甘油三酯等指標升高,高膽固醇在今天的名聲似乎不太好,人們在選擇飲食的時候,都會儘量避免高膽固醇的食材和烹飪方式,但實際上,膽固醇對人體非常重要。

膽固醇能夠幫助大腦傳遞資訊,並協助免疫系統,保護我們免受癌症和其他疾病的侵害,它是雌激素、睾酮等多種人體激素的關鍵成分之一。除此之外,它還是我們身體產生維生素D的原材料之一。

最後這一點特別關鍵,要知道,維生素D在促進兒童骨骼的生長發育和維持成年人的骨骼健康,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如果體內缺乏維生素D,成年人很容易患上骨質疏鬆症,兒童則容易患上佝僂病,導致骨骼發育不良和畸形。另外,缺乏維生素D還可能導致癌症、糖尿病、心臟病、關節炎等等。

那麼,膽固醇和維生素D到底是怎麼發生關係的呢?維生素D的來源主要有兩種,一種是自然界中的食物,另一種是靠轉換身體裡的膽固醇來獲得,不過,這個轉換過程類似於光合作用,需要依賴陽光的作用。你可能聽醫生建議過,讓孩子和老人多曬曬太陽,其實,就是為了促進膽固醇轉換成維生素D,從而讓骨骼生長更健康。這個過程需要陽光中紫外線B的參與,當太陽在頭頂正上方的時候,這種光線是最強的。

然而,陽光不只對人體有好處,它也有其害處。這不是說太陽把你給曬黑、曬傷了,也不是把你曬成了皮膚癌,而是它會破壞人體另一樣重要物質,也就是葉酸的儲備。如果家中有孕婦,醫生通常都會建議孕婦在懷孕前後補充葉酸,以防止胎兒生長畸形,葉酸是細胞生長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幫助身體在細胞分裂時複製DNA。另外,葉酸缺乏還可能導致貧血,因為葉酸對紅血球的生成有一定的作用。

曬太陽會破壞葉酸儲備,不曬太陽又不能合成維生素D,那麼,到底該不該曬太陽?

還好人體具有強大的適應能力,它能找到相應的調節平衡的辦法,這個辦法就是讓皮膚產生黑色素。黑色素是我們身體專門用來吸收光線的物質,不同地域的人,身體產生黑色素的數量和類型不一樣,這直接決定了膚色。比如,非洲人產生的黑色素是北歐人的好幾倍,這導致他們皮膚的顏色更深。深色皮膚不僅可以保護皮膚免於曬傷,還可以防止葉酸流失。

在深色皮膚人群的基因庫裡,進化出來一種叫做ApoE4的基因,其作用就是確保血液中的膽固醇迅速增加,從而最大限度地利用任何穿透皮膚的陽光,把膽固醇轉換成維生素D。這種基因也廣泛存在於北歐人群當中,那裡的人雖然皮膚顏色淺,但是當地光照不足,所以,也需要這種基因來幫他們合成維生素D。

一種問題的解藥,可能是另一種問題的開端。比如,進化出的這種ApoE4基因,它升高了人體的膽固醇,導致罹患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顯著增加。對白種人而言,它甚至還增加了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這些潛在的疾病,也正是我們今天要控制高膽固醇食物攝入量的原因。

今日的疾病可能是當時存活的關鍵

綜上分析,可見人類在面對嚴寒、缺水和強紫外線等惡劣環境時,身體進化出了不同的能力,這些能力讓一些人躲過了劫難,但也造成了某些生理問題,這些問題遺傳下來,成為今天仍在困擾許多人的疾病。

還有更多精采的內容,如致命的蠶豆症,是抗瘧疾的良方?植物的毒素大有用處?微生物病原比人類更高明?其實,基因是可以改變的…等等,值得我們買這本書來仔細研讀。最後,誠如作者在結語中提到:「生命是一份複雜的禮物,整個宇宙都在朝著混亂無序的方向發展,如果所有的力量都在為製造混亂而努力,那麼我們大多數人依然能夠長壽而又幸福地生活,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健康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而應該懷著對生命的敬畏之心,來感激我們所擁有的一切。」(整理˙撰文/盧懿娟)

Share
標籤: , , ,

留下您的評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