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創新電子報

[觀點]LINE Pay、一卡通分手,誰是贏家

對LINE Pay來說,靠著綁定支付所能帶來的交易手續費及流量轉換的行銷廣告收入似乎足以獲利,但LINE Pay是否甘於就這樣做一個基礎的行銷平台?

圖片來源:LINE Pay

LINE Pay舊版App已於5月31日退場,雖然用戶還是可以透過LINE App的錢包入口繼續使用一卡通Money的儲值、支付和轉帳功能。只是仍同住一屋簷下的兩家公司,如今已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關於LINE Pay與一卡通從結親到分手的緣起緣滅,市場有諸多討論,然而不管實際原因為何,就結果來說,漸行漸遠的兩方,大概沒有人是贏家。

一來,雙方過去在系統開發、行銷推廣與通路建立上,都曾扎扎實實地投入過大筆資源;再者,雙邊也確實擁有彼此可以互補,能為彼此創造出更大營運效益的關鍵價值。

雖說乍看之下,寄人籬下的一卡通Money需要仰賴LINE Pay的入口、導流和品牌力,似乎是雙方合作關係轉淡下,可能受到較大影響的弱勢方;但一卡通其實也擁有LINE Pay所不具備,且有需求的關鍵價值,那就是電子支付執照。

有電子支付執照,才能提供儲值帳戶服務,以及基於這個儲值帳戶而來的轉帳與支付功能。更具體地說,過去正是因為有一卡通的電支儲值帳戶,LINE Pay才得以將觸角伸進非信用卡族群,並也因此能夠在基礎的支付功能以外,再提供多元的繳費與轉帳服務。

雖然就商業利益來說,繳費與轉帳能帶來的直接貢獻不大,但若是從提高用戶黏著度,以及創造網路外部效應這兩點來看,繳費和轉帳其實扮演著重要的低成本獲客與留客工具。

另一方面,電子支付執照可以說是非金融業者通往金融服務的重要通行證,也是決定行動支付業者未來市場發展廣度的重要媒介。而LINE Pay沒有一卡通的搭配,就是單純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電子支付新法所開放的那些新業務與背後蘊含的商機,都與LINE Pay無關。

雖然對LINE Pay來說,現有靠著綁定信用卡支付所能帶來的交易手續費,以及透過流量轉換而來的行銷廣告收入,似已足以讓LINE Pay開始獲利,但LINE Pay是否甘於就這樣做一個「以支付為基礎的行銷平台」?又發展受到限制的產品未來能否繼續在市場上長保競爭力?

圖片來源:LINE Pay

以LINE Pay當年初入台灣選擇和國泰世華合作推出儲值支付帳戶,後來又投資一卡通的布局來看,推測LINE Pay對於儲值帳戶有一定程度的看重,對於進軍金融市場也有一定的想像與野心。而在這樣的假設下,若與一卡通的合作走不下去,則未來可能的方向若不是自行申請電子支付執照,就是要另覓合作夥伴。

如果選擇自行申請電子支付執照,LINE Pay可能遇到的難點有三:第一,必須投入5億元以上的資本額成立電子支付公司;第二,從申請執照的籌備期到服務正式上線,依過往前例來看,至少需時一年以上時間;而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是主管機關的態度。

撇除兼營電子支付業務的金融機構不看,目前台灣已經有11家電子支付專營業者。現行業者雖然在使用者人數與交易量上已經做到一定規模,虧損問題卻也明顯存在。金管會是否願意讓更多業者進來加劇市場競爭;又LINE Pay與一卡通的合作紀錄看在金管會眼裡,會是加分還是扣分?這對LINE Pay來說都是難以掌握的變數。

相比之下,尋找新合作夥伴取代原本一卡通的角色,似乎是比LINE Pay自行申請電子支付執照更具效益的作法。

當然,LINE Pay要想貫徹自己的意志,相較於單純商業合作,應該會更傾向有股權關係的結合,特別是有過一卡通的經驗之後,是否擁有絕對控制權應該更是LINE Pay會相當在意的一點。而放眼市場上,要滿足這樣條件的電子支付公司,看來也不是全然沒有可能性。

如果補上電子支付執照是LINE Pay的下一步,那一卡通又將如何?

根據一卡通111年度營運計畫,一卡通Money除了打算繼續在LINE App內提供服務,也預計要建置「多元自主備援及發展入口」。從這段描述看來,一卡通雖有在LINE App錢包入口之外增加新服務入口的打算,但仍會是以LINE App作為提供服務的主要使用者介面。

圖片來源:一卡通MONEY

對一卡通來說,如果自行開發App,最直接的好處是可以解決過往發展依附在LINE Pay身上,缺乏自主性的問題,不必再仰人鼻息。但殘酷的是,重新開發自有APP不僅需要投入時間與人力,更大的挑戰還有後續的客戶轉移、新客獲取與經營成本。少了LINE Pay的加持,有多少消費者願意下載一卡通App?

與其直接面向消費者,自己去打這場需要投入高資本的行動支付市場混戰,循過往LINE Pay合作模式另覓合作夥伴,或者挾既有用戶規模優勢,將一卡通的電支功能變成可以嵌入各項服務的金融服務元件,轉而成為各行各業有金融工具需求的服務供應商,會否是更可行的一條路?

如同全盈將自己定位為「嵌入式支付金融科技」,不只在全家會員APP內提供全盈的電子支付服務,也與「178叫計程車App」、「社區服務平台智生活」等業者合作。相同的路線,全盈可以,一卡通理應也做得到。而且相比於才剛上線的全盈,一卡通不只有三年多的電子支付實務運營經驗,截至今年4月為止,累計會員數也已逼近500萬人,都是爭取嵌入式合作案的競爭優勢。

不過就目前檯面上的資訊來看,似乎看不出一卡通有想往這個方向發展的傾向。

雖然LINE Pay與一卡通兩家公司在斷開股權關係、登入驗證方式,以及將一卡通從LINE Pay獨立App中去除後,對於習慣透過LINE App錢包入口使用LINE Pay與一卡通Money服務的用戶看似沒有太大變化。觀察一卡通過去半年來的電子支付營運數據,也看不出有顯著影響。

只是當雙邊已無意再有更進一步合作的情況下,維持現狀即使不會造成立即衝擊,卻也可能讓兩家公司的發展都停滯不前,而這不論是對兩家公司,或是對兩家公司的用戶來說,都不是好消息。

不過在這樣的發展下,倒也不是沒有受益者。如對全盈、全支付,以及那些尚未放棄行動支付市場的落後玩家們,這個停滯期就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追趕機會。(HE’s note,本文經《數位時代》授權刊登)

 

Share
標籤: , ,

留下您的評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hare